苏州市赴广西考察学习地名工作

适逢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进入攻坚阶段、国家全面加强地名文化保护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之际,为学习外省市的工作经验,全面推进苏州地区相关工作,我局于6月21日至24日组织各县级市及部分市辖区业务负责人共8人,前往广西省南宁市、防城港市及东兴市学习考察。

有关情况如下:

一、南宁、防城港两市地名工作的基本情况南宁市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辖5县7区,总面积2.21平方千米,其中市区面积6479平方千米,聚居着汉、壮、瑶等20多个民族,总人口700多万。防城港市为沿海沿边城市,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下辖的一个地级市,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的最西南端,被誉为“西南门户、边陲明珠”,辖1市1县2区,总面积6173平方千米,人口近100万。其中,东兴市为防城港市下辖县级市,行政区域面积590平方千米,总人口30万。东兴市既沿边又沿海,是中国陆地边境线起点、海岸线终点的交汇城市,也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和“两廊一圈”、泛北合作“一轴两翼”的核心地带,与越南北部最大、最开放的芒街口岸经济特区仅一河之隔,是中国与东盟唯一海陆相连的口岸城市。近年来,由于南宁、防城港两市特殊的区域位置和地位,国家、自治区对两市的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保护工作非常重视,国家地名普查办多次前往两市调研指导。南宁市的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保护工作在全国会议上进行过经验交流,防城港市作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首批试点单位,其普查成果及档案建设已经通过了国家、省级验收,并和我市一起成为国家标准地名地址库建设首批示范地区之一。这也真是我们前去考察学习的主要原因。纵观两市的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保护工作,具有以下特点:

(一)地名普查工作成效显著。1.普查工作进度较快。刚开始普查时,两市也曾由于缺乏人员、装备,以及没有找准普查的切入口,影响了普查的速度和质量。为此,两地及时调整工作方法,通过试点逐步探索出一套切实有效的地名普查技术流程,切实加强了进度管理。防城港市采取团体式外业调查,由区、乡镇街、村居三级普查员组成一个普查团,由一名领导带队,配备一名技术员和相应技术设备,分片包干开展地名外业调查工作,实地调查一次就可以把地名的标准读音、含义、历史沿革、地理实体描述,标注工作草图等全部完成,大幅度提高了普查效率,扭转了普查进度落后的局面,如期完成了80%地名属性调查及外业工作任务量。2.普查地名数量均衡。两市通过“一查二看三问”即查找资料、实地踏看、访问座谈等工作方式进行搜集、补充、完善普查地名目录,基本实现了普查地名“类别齐全、数量精选、名称标准、归类准确”的目标。截止5月底,仅南宁市地名调查目录总条数已达154265条(苏州市目前为8.9万条),完成预填调查登记表115532张,初步形成地名成果表29049张,标绘工作图1822张。3.地名普查内容丰富。除了必须的调查目录、调查登记表外,两市普查机构还开展辖区地名进行多媒体采集工作。防城港市专门组织本地50周岁以上、文化水平不高、家里没有外出务工人员的男性居民(减少外来语言干扰)作为方言录音员,录制方言或民族语的地名原始发音,并对相关工作过程进行录像以保留视频材料。此外,通过普查,完善了地名标志设置工作,美观标准的地名标志也是两市的一大亮点。

(二)地名普查质量控制到位。1.人员培训到位。两市在开展地名普查工作中,注重业务培训,力求科学规范,分三个层次对普查人员进行了培训。首先是对市地名普查办的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其次是召开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业务培训会议,对地名普查业务负责人和业务骨干进行专业培训,三是由各镇、街道组织对镇、村两级普查人员进行动员培训。同时,两市普查办派专人分片对应指导,深入镇街、村居及时解决存在的问题,利用典型引路,分阶段到一些区、县召开现场交流推进会,交流经验做法,以点带面推进普查工作。2.资料收集到位。地名蕴含着深厚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内涵,承载了一个地区的历史文明,也承载着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社会变迁、民族交融、经济发展等状况,既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又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因此从地名的含义和沿革,可以了解地名自古到今,或由今溯古的地名演变,挖掘到地名丰富的历史内涵。如果没有深入实地调查,在办公室闭门造车,按地名字面解释,经常会闹出笑话。因此,对地名进行普查,必须要外业实地调查,才能确保普查的质量,挖掘到地名的真正含义。如防城区在沿边公路上有一条里接桥,“里接”的含义和沿革,传说弓授将军在此地以礼接待归顺的山贼,故名礼接,方言“礼”和“里”谐音,更名里接。如果不是实地调查,就解读不到这段包含有历史故事的含义。因此,通过外业调查,还原和挖掘了地名的含义,丰富了地名历史文化,提高了普查的质量。3.质量监督到位。广西地名普查工作之所以可以做到稳步推进,主要得益于自上而下的管控机制。南宁市为了保障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地名普查工作,结合自身实际,采用信息化手段开展地名外业采集、地名数据录入与质量审核、地名成果管理,把1980年一普资料、1990年补更资料及2009年普查试点资料及辖区地理信息状况完整地体现在了普查数据库中,通过系统实时了解普查进度,有针对性地开展督查和服务。

(三)地名文化建设内容丰富。两市结合地名普查工作,积极开展地名文化建设。防城港市作为东盟经济发展桥头堡,着重地名含义和读音的考证,利用普查成果,编印了《方言地名分布图》和《地名词典》《地名小故事》,将搜集到的地名图片汇集出版了《地名图片集》,并以镇为单位编制《政区地名图》提供社会使用。东兴市作为中越边界沿边城市,十分重视边界文化建设,至今还保留着“大清国一号界碑”,并列为县级文保单位,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南宁市启动了《南宁市城区地名规划(2010-2020)》修编工作;已经着手开展《南宁市地名录》的编撰工作;成立了“南宁市地名文化遗产评估课题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地名文化调查与评估工作,将南宁市的地名文化和各类地名文化遗产进行多视角、多层面地系统研究,认定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两市与苏州市一起成为首批国家标准地名地址库建设示范地区,正在实施相关工作,这对我市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学习机会。

二、对我市地名工作的启示两市在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方面的做法和经验,对我市相关工作主要有如下启示和借鉴意义:

(一)各级领导重视是开展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的关键。南宁、防城港两市地处西南边陲,经济发展水平与苏州相比相对落后,但是在考察学习过程中,丝毫没有感觉他们的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工作有落后之感。这与各级领导和地名工作者对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的重视是分不开的。作为全国试点地区,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处和自治区民政厅的领导多次莅临检查、指导,两市民政局领导和业务科室负责人以及区、县领导经常深入一线和基层工作人员一起进行外业走访调查,一起探索和挖掘地名文化内涵,现场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各级领导的重视和指导,促进了地名工作的开展,给基层工作增添了动力,增加了完成任务的信心。

(二)调动基层干部和群众积极参与是开展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的基础。两市在开展地名普查时,以乡镇、街道为基本普查单位,具体负责采集本区域的地名信息资料,负责相关地名信息资料的提供和审核确认工作。在外业实地调查工作中,各乡镇、街道根据要求召开专题会议,落实人员,分工负责,扎实配合。同时,每一条地名的属性信息,没有群众的参与,单靠普查员是完成不了外业调查任务的,这将直接影响到普查的质量。因此,不管到那里,首先要找到群众,充分发动群众主动参与地名普查,从而采集到最宝贵、真实的信息资料,挖掘出地名的历史文化内涵。

(三)传统方法与现代信息化手段相结合是开展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的前提。开展地名普查和地名文化建设,离不开历史资料的挖掘,因此,传统的手工方法是必不可少的。但是,结合现代信息化手段,将使工作更加快捷和便利。为此,两市与广西地理信息公共平台(天地图.广西)作为地理信息支撑平台,确定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基础地理信息中心作为技术支撑单位,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和天地图丰富的数据,收集、制作多媒体图片、视频地名资料的,并通过三大信息系统技术平台实现了地名外业采集、地名数据录入与质量审核、地名成果管理的及时服务和检查,从而确保了普查的进度和质量。

三、对当前我市地名工作的思考针对我市地名普查工作中仍然存在重视不到位、进度不平衡、质量不合格、成果不全面等问题,应着重抓好以下几点:

(一)要高度重视,进一步加快工作进度。各地要进一步深化对地名普查重要意义的认识,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准确把握地名普查的目标任务和具体要求,按照“政府主导、民政牵头、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原则,落实责任制,积极统筹协调好地名普查目录和数据资料的搜集、整理、核对工作。各地务必要按照省、市地名普查办的时间要求,倒排计划表,组织协调好内外业普查内容和步骤,确保按统一时点、统一标准、统一步调完成普查任务。

(二)要全面协调,进一步健全工作内容。地名普查工作是一项系统性工作,各地要学习借鉴工作先进地区的做法和经验,按照地名普查的目标任务和具体要求,进一步丰富普查资料的收集途经,深入开展地名文化资源调查,既要调查现今存续的地名,也要调查已消失不用的地名,通过搜集查阅历史资料、调查走访、座谈会、论证会等形式,进一步深化地名文化信息资源的调查、挖掘、整理工作,丰富完善每个普查地名的来历、含义、沿革、实体概况等吴文化属性信息,务必做到不缺不漏,表述准确正确。各地要充分挖掘当地人文历史资源,筛选出反映当地历史、文化、地理、环境的历史地名或语词建立“吴文化地名采词资源库”,在编制地名规划和地名命名更名审批过程中,应优先选用地名采词资源库的名称,将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到新地名中,更好地体现地域特色,延续地名文脉。要全面开展地名标准化处理和地名标志整治工作,全面、协调地做好地名普查各项任务。

(三)要强化措施,进一步提高普查质量。各地要认真落实《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质量管理规定》《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质量评价体系》要求,按照省《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监理办法》,依据国家统一规范和标准,由专业单位开展普查监理工作,积极、主动深入镇、街道乃至村、社区一线,加大督促检查和现场指导力度,加强对各普查环节的检查、总结和评估,把质量控制贯穿于普查工作的全方位、全过程,保证高质量、高标准完成普查任务。

(四)要多措并举,进一步深化普查成果转化应用。要坚持“边普查、边应用”的原则,根据江苏省、苏州市《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成果转化规划(2015~2020年)》,将普查工作与成果转化有机结合,综合利用普查形成的地名文化资料,积极推动和支持引导地名文化产品和产业发展,编纂出版地名图、录、典、志等各类地名图书、地名文化影像制品等,多领域多层次拓展地名服务内容。通过图书、电视、互联网等多种载体,不断丰富地名文化宣传形式。积极搭建地名文化活动平台,广泛开展地名文化知识竞赛、优秀地名评选、地名文化故事征集等文化活动。各地要全面建立吴文化地名保护名录制度,第一批“吴文化地名保护名录”仍未批准公布的县级市,要在2016年底前完成编制并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公布,形成地名文化保护、开发、弘扬的新机制。对列入名录的地名,相关部门可通过多媒体或设置《名录》地名标志牌(碑)等多种方式予以宣传、保护。同时,各地要按照民政部《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实施方案》(民发〔2012〕117号)要求,积极开展千年古县、千年古镇、千年古村落等地名文化遗产遴选、申报和保护工作。